汽车用品

以诺:21世纪我们用车饰产品诠释内涵

90年代初,熙攘人群中的那一副副墨镜,似乎是鹤立鸡群,用那一抹神秘隔绝了墨镜后面与人间的烟火,冷眼观看着世界一幕幕,标志自己在大众中特立独行的生活。这是一种产品带来的生活内涵。虽然闹出很多啼笑兼非的模仿闹剧,但是没有人怀疑墨镜这种物品背后带着的那种内涵,直至今天,仍然让人念念不忘。

2000年初,豪车与别墅的组合代表了另一种惬意生活的极端。豪车代表的个人地位,别墅代表隔绝大众生活所塑造出来的神秘,有地位又充满神秘感的世界,好似大家眼中的云端,虽然也仇富,但是难免仰望、羡慕,失落于芸芸大众的难以企及。

 

今天,很多社会上层和精英用香文化、信仰文化来标示其有别于平庸之处。除了外表塑造的特立独行,除了豪车与别墅塑造的神秘世界,现在,上流社会需要用文化来填补其品质的灵魂。社会的发展,不仅仅是生产科技如昙花一现的生长周期,还有我们不断被束缚在科技文明中迷失的疲惫心灵,在这个环境下,物质不再是社会上层追求的终极目标。大众急于需要的也不是生活必需品,而是能填补心灵空虚的各种文化。在心灵上做到脱俗出众,这就是现在追求的生活的极致。

 

文化的本质很难直观地展现,但是却可以通过物质形态去表达,比如香文化的承载体,比如信仰文化的承载体。能以物质形态来诠释生活极致的文化产品不多,我认为在这之中,唯独有香文化和信仰文化是佼佼者。

 

香文化,一香气这种实质但却变化无常难以捕捉的形态,本身就无限接近文化将要表达的力场,塑造成众多的生活意境。个人的感受有很多种,香的意境也无限,任何个人都可以找到适合一时意境产生的组合香味,让人无限遐想。例如,在深邃与性感之间悸动的香奈儿—COCO,诠释清新的香奈儿——水晶恋,又如以诺香福来——万家和·玫瑰在极静之处的一丝撩人的红艳,又或者是点燃在香盒下的自我陶醉,这些意境,有时候我们不仅仅是展现给别人,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将自己展现给自己,好像是对自己心灵的注解。

 

如果仅仅是香文化带来的自我陶醉和自我角色的扮演,这还不足以让人相信它所代表的高贵品质。那么,在这形态文明中,还有一种信仰文化来表达内涵的高贵与脱俗。这就是信仰。

 

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,信仰文化一直遭到批判与排斥,在经过经济繁荣的无聊之后,人们才重新发现人类对于信仰的依赖,这不关迷信,而是一种信念。现在的信仰,并不与古时说强调的信仰相同。现在的信仰,更倾向于信仰冥冥中自己难以把握的自己坚守的美好意念。信仰是我们的一种寄托,是努力的方向,是期待自己安排的命运的归宿。

 

信仰同样不能通过虚无的语言来表达出自己的超凡出尘,而是借助物质形态。比如名山古刹的礼佛,比如一尊弥勒佛像,比如汽车内一个佛像装饰。这些信仰通过的物质不是虚无缥缈,而是具事物或者物质,因为不盲目,所以不被宗教狂热者承认为信徒。例如,如今受老板或者导演影响信仰佛教文化的明星(随便在娱乐媒体中,大家都可以找到他们的名字),还有众多的商人。他们都把信仰当成一道表现自己超凡脱俗的表现。也许很多人觉得这样虚假,但是,无论以何种方式的信仰,又有谁能说得清楚信仰在别人心中的地位和带去的能量。

 

    在众多的汽车内饰产品中,有一类产品找到了这样的文化契合点。如一种名称叫做陶艺紫砂座的摆饰。这些陶艺大多以信仰文化的物质形态(如佛像、吉祥物等)为外饰,以香味为内容;以香文化为体验,引入信仰文化的精神归宿。其实,这已经找准了这个时代内上层精神格调的脉络,诠释出了这个时代的极致生活和上层精英们内涵。